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因时乘势,扬帆远行:小贷行业扫描及小贷企业成功的关键因素

浏览量
【摘要】:
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出资设立,由地方金融办审批和监管,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类金融机构。从

因时乘势,扬帆远行:小贷行业扫描及小贷企业成功的关键因素

 

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出资设立,由地方金融办审批和监管,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类金融机构。从其产业链小额贷款公司的上游(资金端),主要为股东出资形成的资本金、银行等外部金融机构融资、资本市场融资及其他资金等;下游(市场端),既包括企业客户,也包括自然人客户和农村集体客户。

 

 

一、我国小额贷款行业发展历程

 

自1993年进行小额贷款试验以来,我国小额贷款行业已经历了近30年发展历程,为满足我国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服务需求,帮助其突破资金瓶颈发挥了重要作用。其发展历程总体呈先扬后抑的态势,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探索启动阶段,时间从1993年到2007年。其里程碑事件主要有:1993年,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成立“扶贫经济合作社”,开展利用小额贷款的扶贫试验;2000年,农村信用社等合作金融机构大举进军小额贷款领域,小额贷款的服务对象从扶贫试验对象拓展到一般农户和个体工商户、微型企业等;2005年,央行在国内山西、贵州、四川等五个省区进行小额贷款试点。

 

第二阶段为高速发展阶段,时间从2008年到2014年。其里程碑事件为2008年6月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08〕23号),小额贷款开启了在全国范围内快速发展的历程。这一阶段,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迅猛发展,市场主体的数量不断增长,小额贷款的市场空间也随之快速扩张,小额贷款行业的贷款余额在2008年末尚不到500亿元,到2014年末已超过9000亿元。

 

第三阶段为规范调整阶段,时间从2015年至今。此阶段,随着我国经济增速逐步放缓,行业内信贷资产的不良率呈攀升态势。行业出现市场主体退出浪潮,2015年至2021年末,行业内企业数量减少了约2500家,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升,市场主体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也不断加剧。总的来看,行业依旧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在此阶段,全行业实收资本保持在7800亿元左右、行业总体的贷款余额稳定在9400亿元左右,互联网巨头在这一阶段纷纷涌入该行业。

 

 

二、我国小额贷款行业发展现状

 

01、行业热度正不断下降

 

从行业整体发展态势来看,目前行业整体进入收缩、洗牌阶段,呈现“减量增质”态势,机构数量、贷款余额和从业人员目前仍在下降通道中。目前主要的驱动因素,一是由于融资渠道具有局限性,致使企业发展规模受限;二是受宏观经济景气度的影响,信贷业务风险不断提升,部分小贷公司因经营困难而选择主动退出;三是部分区域的政策收紧,这成为造成小贷企业数量减少较为直接的一个因素。

 

02、行业竞争正不断加剧

 

从竞争态势来看,随着互联网企业的参与,行业内各经营主体间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不断提升。究其原因:

 

一是小额贷款业务具有区域局限性,行业内企业分布于经济发达地区,如2021年末江苏省小贷企业为581家,而甘肃省的小贷企业仅为255家,由于一定区域内经营主体的集中程度偏低,使得竞争激烈。

 

二是现有小贷企业大部分产品同质化严重,行业内较大比例的小贷企业以提供较为次级的传统信贷产品为主,随着监管部门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导致这部分企业需要依靠营收规模做大利润,进而使得行业内竞争压力加大。

 

三是互联网企业的纷纷参与,互联网巨头旗下小贷纷纷将注册资本增加至50亿元以上,以便在全国开展小额贷款业务,进一步放大平台的数据、生态等优势,这让传统小贷企业倍感压力。

 

 

03、行业监管正不断趋严

 

从行业监管要求来看,明确自身的属性定位、针对不同区域监管政策的差异因地施策是小额贷款公司需要思考的重点问题。

 

 

三、我国小额贷款行业发展趋势研判

 

01、深度专业化日益重要

 

近年来,小额贷款行业公司数量持续下降,行业集中度将不断提升。这一地方贷款公司持续出清现象的背后,主要有四方面的影响因素:

 

一是宏观经济形势影响。目前我国宏观经济稳增长压力仍较大,信贷风险较高速增长时期相对要高,小贷公司的业务较难开展。

 

二是民营股东撤回资金。相当一部分小贷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民营企业,其自身资金链近年来较为吃紧,未缓解自身流动性危机,往往通过出让小贷公司股权回笼资金。

 

三是小贷公司经营不善。一部分小贷公司经营层专业度不够,不良率不断攀升,逐渐被市场淘汰。四是行业监管日益严格。多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针对存在违规、失联、空壳等情形的小贷公司,采取了取消其试点经营资格的监管措施,这也是推动小贷公司数量呈减少态势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这一背景下,小额贷款公司深耕某一区域进行全产品线经营难以实现健康快速发展。基于自身的行业、渠道等资源能力优势,对特定行业、特定场景开展深入洞察,建立独具特色的商业模式,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形成一定“护城河”效应。

 

02、科技作用将更加凸显

 

当前,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正逐步推动金融行业深刻变革,不仅有望推动小额贷款机构的风险控制等能力提质升维,也将进一步推动小额贷款行业的发展模式变革。因此,小贷公司在后续的发展中应积极利用金融科技,深化和实体经济经营场景的融合。如利用大数据机遇实现批量获客,利用云计算、大数据技术搭建覆盖贷款全流程的在线业务系统,实现进件、审核、放款、贷后管理等流程的全在线化。此外,小贷公司还可考虑通过“共享”的模式,合作打造金融科技平台,如风控中心、云计算中心,实现共同提升资源利用效率的共赢。

 

03、业务下沉将不断加速

 

近年来,我国的涉农贷款、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均呈整体高速增长态势,年均复合增速分别达到12.5%和8.9%。2021年,中国银保监会发布《支持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工作方案》,为构建多个扶贫主体共同参与、多种资源要素综合运用的金融扶贫新模式,以及搭建了涵盖银行、保险、证券、小额贷款等机构的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综合平台指明了方向。未来,小额贷款公司将在服务“三农”、中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在“严监管”的政策背景下,小贷公司应在坚持合规经营和强化内控合规的基础之上,在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持续进行发力,进一步填补市场空白。

 

四、建议小贷企业应把握的关键成功因素

 

正略咨询认为,小额贷款公司要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需要充分重视并积极把握如下三大关键成功因素。

 

01、多措并举做大资金规模

 

由于小贷公司须遵守“不得吸储”的监管规则,资金来源通常以股东出资为主,辅以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这意味着主要股东的实力与小贷公司的营收及利润规模有着重要的相关关系。对此,正略咨询建议小贷企业当下应从两方面入手:

 

一方面应加强整合国有背景股东资源(包括强化既有国有股权纽带,以及引入新的国有股东),尤其是抓住目前国有企业加强科技创新能力和社会责任领域的布局,主动融入其科技金融或绿色金融体系,获得其大力度的支持。

 

另一方面,应积极争取实现资本市场融资,包括发行资产支持证券ABS、发行私募债券或挂牌上市,如2015年1月13日,浙江省德清县佐力小贷公司在香港H股成功上市,募资超过3亿港元。

 

02、高度重视风控体系建设

 

风险控制是小贷公司稳健经营的基石,正略咨询认为,可以从金融科技赋能和强化融融协同两方面推进小贷公司的风控体系升级。

 

金融科技赋能方面,鉴于大数据技术在降低企业运行成本、优化风险管理体系和升级营销模式等方面的应用场景多、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适中,故建议行业内企业可重点关注大数据平台的构建,提升信贷效能、防控发展风险。

 

融融协同方面,则是利用不同金融工具的属性和功能实现优势互补。如2015年,太平洋产险上海分公司与上海徐汇大众小贷合作的“小额信贷履约保证险”就是其中的典型。该产品用履约保证险替代了担保,实现小微企业“无抵押信用贷款” ,该产品的设计中,险企需承担全部本金赔付风险。

 

03、大力探索商业模式创新

 

商业模式创新是小贷公司快速打造自身核心竞争力,在市场竞争中胜出,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正略咨询认为,除了上述融融结合的风控创新,还应积极开展产品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

 

产品创新方面,如山东省东营市东营港开发区元丰小贷与核心企业合作,在东营市率先开展应收账款质押业务。

 

管理创新、技术创新方面,建议重点关注流程创新、考核创新、管控方法创新、激励手段创新,如四川南充美兴小贷公司凭借基于现金流的交叉检验技术+标准化的信贷流程,立足本地市场,坚持持续的机制创新、技术创新和风控创新,通过灵活、高效、便捷的信用贷款方式服务越来越多的农户、微小企业和个体商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