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19 Adfaith.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并购还是合资

浏览量
【摘要】:
作者:正略咨询刘志鹏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历经了多年的高速发展,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2012年以来行业出现巨大的变化,整个工程机械产业在逆境中艰难前行。很多工程机械企业的经营都遇到了相当的困难,很多企业子业务的亏损状态趋于严峻。另外,从产业转移的角度分析,在日本、韩国、中国,装备制造业一直沿着提升技术能力、完成进口替代、继而加强出口拓展的路径发展,今后仍将继续沿这一路径演变。目前我国装备制造业

作者:正略咨询刘志鹏

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历经了多年的高速发展,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2012年以来行业出现巨大的变化,整个工程机械产业在逆境中艰难前行。很多工程机械企业的经营都遇到了相当的困难,很多企业子业务的亏损状态趋于严峻。另外,从产业转移的角度分析,在日本、韩国、中国,装备制造业一直沿着提升技术能力、完成进口替代、继而加强出口拓展的路径发展,今后仍将继续沿这一路径演变。目前我国装备制造业子行业国际化发展阶段不同,其中港口机械、集装箱以及造船业都已完成进口替代,工程机械、矿山机械正处于加速发展期。这就说明,工程机械的国际领先企业也正在全球范围内遇到中国企业的挑战及其自身的发展困境。

市场中的博弈何尝不似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物竞天择。部分手里拥有足够现金流的企业将会在未来的市场洗牌中遇到国际、国内各种目标企业的并购机会。一方面,经历了市场洗牌之后,通过在国内跨地域的并购扩张,可降低物流成本,获取更多的异地市场资源。另一方面,中国的各类装备制造企业恰巧在“调结构、稳增长”中,急需通过国际并购,吸取先进设计技术和制造经验,向高技术、高附加值的制造领域推进和转移。

但是,但市场与经济的发展毕竟有其内在的规律,每一个企业都是其自己核心利益的最好的守护者,尤其是在面对生存与消亡这样的关键选择时。所以,并购者所面对的美好的晚餐其实很可能是烫手的山芋。事实上,中国企业在过去的十年间经历了很多的并购的失败,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

2004年上汽集团曾出资5亿美元控股韩国双龙汽车公司,然而上汽对韩国国内复杂的法律环境、劳资纠纷估计不足,又缺乏管理韩国企业的国际性人才,结果导致当初设想中的技术合作、技术引进毫无踪影,“韩国公司中国化”的计划也成为泡影。同时双龙汽车的主打产品是SUV和中高端轿车,且市场主要偏重于西欧和北美地区,因此受全球金融风暴冲击明显。上汽集团付出的代价就是双龙破产,上汽为它的债务承担责任,5年赔了20多亿的损失。

2005年9月,海信出资9亿购买科龙26.43%的股份,成为科龙电器第一大股东,自从2006年12月,海信收购科龙过户完成后,科龙高管纷纷离职,海信的白电业绩未见明显起色,2008年上半年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39.79%,曾经强势的科龙品牌面临边缘化的窘境,而海信自身的业绩也出现明显的下滑。海信的一位核心高管就曾坦言,从达成收购意向到完成过户手续共耗时17个月,这场收购的最初意义并没有实现。

当然类似的并购失败案例还有很多:TCL收购汤姆逊、长虹并购欧丽安、benq并购西门子手机、尚德并购MSK;而国内并购失败的案例就更是层出不穷了。综合分析企业在资本市场中的并购失败的原因,绝大多数都是在盈利预期性、风险可控性、战略协同性等方面出现了问题。但就并购本身而言,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往往是企业无法事先预见的。所以,相比并购而言,合资合作对当下的中国企业仍然不失为更稳妥更优的选择。因为在中国企业渴望核心技术的同时,国外领先或相对领先企业同样对中国的庞大市场重视有加。

多年以来,中国的装备制造企业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使一批新型、高效、高精度的制造工艺技术在中国装备制造企业中得到广泛应用,并为改善产品质量、制造大型成套设备、研制高新产品创造了条件。例如:安徽合力叉车是93年与日本TCM公司合资建厂的,虽然在较长的一段时间,TCM品牌在中国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但是,安徽合力通过合资引进技术、人才和先进的管理理念,学习对方的长处,很快将自有品牌发展壮大。目前安徽合力是我国规模最大、产业链条最完整、综合实力和经济效益最好的工业车辆研发、制造与出口基地;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合力公司2009年就已经位居世界工业车辆前八。其产品全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综合性能处于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产品在国内占据第一品牌的同时,还销往世界13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欧美发达国家或地区占公司出口量的60%。

类似于安徽合力有着合资合作经历的企业在中国还有很多。但是,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国外企业正是因为看到了中国企业的学习与竞争能力,他们在与中国企业合资的过程之中,也开始矜持与谨慎,他们会希望用最少的技术,换取最大的市场,甚至在核心技术领域对中国企业进行限制。外资企业在合资项目中,更希望以生产制造为主,这在整个机械装备产业链中处于价值低端。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前摆在中方企业面前的中外合资项目更具有智慧的挑战性,它要求我们大胆假设,谨慎求证,获取更远期的利益。

例如:华晨宝马汽车是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2003年共同组建一个生产和销售宝马汽车的合资公司。宝马集团与华晨分别持有合资公司50%的股权。华晨宝马承诺在中国与国际同步进行产品升级换代,并在中国市场受到无数车主的拥戴。而华晨在与宝马的合作中,受益颇丰。目前,华晨汽车销量排名在全国稳居前八名。而且宝马前不久已正式授权华晨旗下的新晨动力生产N20发动机,这将再次助力华晨汽车的动力技术,并使中国自主开发轿车的品牌在发动机这一核心领域获得核心的竞争力。

又例如:国家发改委针对我国能源装备技术发展,也提出了以市场换技术的总体方向。应声而起的是,中国的三大电气寡头之一上海电气与西门子展开全方位的合作。上海电气与西门子分别投资49%及51%,设立上海电气电站设备有限公司,前期投资总额超过13亿元,承接海内外的电力设备,尤其是核电设备订单。同时,为了提升合资公司的技术能力,上海电气要求西门子承诺今后每年将向合资公司转移其在国际中高端市场的火力发电设备(包括汽轮机、汽轮发电机)以及至少一整套燃气轮机发电设备订单,而且期限至少10年。这样的合资将非常有助于上海电气保持其在发电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

中国企业在通过合资合作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时,往往越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或产品、其市场需求扩张越快,当然外资企业也就会从中获取其应得的收益。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们中方的企业尽快的模仿、学习、吸收、消化,这些企业就会在经过合资技术限定期或者在合资企业之外,很快提高了国产产品的技术水平和质量,并通过价格优势,获得更多商机,占有更多的市场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