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关于军民融合六大体系及改进措施建议

浏览量
【摘要】:
作为我国国家重要发展战略的军民融合,已经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与国防安全发展的重要举措。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逐步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关于军民融合六大体系及改进措施建议

 

作为我国国家重要发展战略的军民融合,已经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与国防安全发展的重要举措。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逐步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构建军民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是要求把军民融合发展理念贯彻到各个国家战略之中,把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有机结合起来,用军民融合理念和任务凝聚各个国家战略,使之成为一个强大完整的国家战略体系。

 

目前我国在军民融合发展中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但是还存在一定的问题,需要对军民融合发展进行深入分析,从而进一步推动军民融合的深入发展。本文将从军民融合的六大体系介绍入手进行阐述,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的相关建议。

 

目前,我国军民融合领域已经形成了六大体系:

 

一、基础领域资源共享体系

 

基础设施军民融合是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重要条件,要以开放的视野对标世界一流军队水平,着力打造能够与世界强手抗衡的军事能力。

 

只有推进交通、空间、信息、测绘、气象、标准计量等基础设施领域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打造一个军民兼容的基础设施支撑体系,为我们这支军队插上“腾飞的翅膀”,我军才能够有可能成为一支世界一流军队。

 

我国应在民用基础设施建设中贯彻国防要求,在国防基础设施建设中兼顾民用需要,从而避免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实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综合效益的最大化。以机场建设为例,在规划民航机场建设时,坚持军民合用理念,多建设一些军民合用机场,既能促进民航事业发展,又能满足军用需要,同时还节约了极为稀缺的土地资源。在我国基础设施建设大跨越、大发展的关键时期,抓紧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将有助于加快形成军民一体化的国家基础设施体系,大幅提升国家战略能力。

 

二、中国特色国防科技工业体系

 

国防科技工业领域是军民融合的重中之重,几乎所有武器装备都是工业品,没有工业基础的融合,军民融合就失去了最深厚的生产力基础。

 

我国应积极引导优势民企“参军”,打破行业垄断封闭、促进竞争择优、激发创新活力,消除军民分割状态,打破军工封闭,从而更快实现“小核心、大协作、开放型、专业化”的中国特色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

 

加强供需对接,破除“需求迷雾”。搭建高效便捷的军民融合服务体系,面向各类主体做好需求信息发布、政策标准解读、技术转移转化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服务工作;应探索吸纳“民间”专家进入军队相关专家组,参与武器装备发展需求论证和科研项目的论证、评审、验收等工作,增强对军事需求的理解和领悟,从深层次搞好供需衔接。 

 

三、军民科技协同创新体系

 

实现科技创新,就是要使“军、民”间两大科技体系相互协同,促使彼此之间的创意、信息、技术、人才实现互动组合,从而使其发生一系列“化学反应”,产生新的创新,实现知识和价值的倍增、创新效率的提升,这正是军民协同创新的巨大价值所在。

 

我国应探索协同创新新模式。实施国防重大瓶颈技术的攻关,加强对国家科研与工业力量的利用,充分吸收全社会的科技力量,尤其是民口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的优势力量,共同破解发展难题。

 

紧盯前沿尖端。主动发现、培育、运用可服务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前沿尖端技术,捕捉军事能力发展的潜在增长点,是加快军民协同创新的内在要求。颠覆性技术能够“改变已有规则”,与现有技术相比,在性能或功能上有重大突破,从而能够很大程度上改变现有的作战模式或作战规则。

 

四、军事人才培养体系

 

注重军事人才培养。在军民融合发展的大体系中,人才的融合处在基础性、决定性的地位,只有人才在“军民”两大体系之间的交流共享,才会带动新思想、新创意和其他要素资源的扩散渗透。

 

运用军队优势教育资源培育专业人才。依托军队院校开展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和国有大中型企业负责人的国防教育培训以及高校军事教师的任职培训。

 

地方也可为军队培育特殊人才。随着新兴领域的不断出现和军事专业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军队现代化建设对各类特殊人才的需求更加强烈。对待特殊人才要打破学历、资历、经历等常规人才使用标准和要求,加快建立特殊人才发现培养和输送机制;要树立不求所有但为所用的特殊人才使用理念,向用人主体宽松用才放权,为特殊人才“松绑”。

 

五、军队保障社会化体系

 

加强社会服务统筹,提高军队保障社会化水平,是国家对于推动社会服务军民融合发展的任务部署,其核心是通过加强社会服务统筹,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社会服务资源,推动军队向依托社会服务和购买社会服务转变,最终改变军队自我保障、自成体系的传统模式,把军队保障系统搞精干、搞充实,把核心军事能力搞强,最大限度降低队保障成本,提高军民整体保障效益。

 

拓展军队保障社会化领域。对饮食保障、商业服务、营房保障、油料保障、医疗保障等已推开的传统保障领域,要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的特点及时优化调整保障模式,积极探索建立新的保障监管机制提升军队保障社会化的层次水平;对非传统保障领域,要组织力量加强系统调研,开展全方位的筹划论证,积极开展先期区域试点验证,条件成熟后再向全军推广实施,逐步形成符合国情军情、平战结合、军民深度融合的军队保障社会化体制机制。

 

拓展社会化保障形式。要加快推进包括饮食、商业服务、营房和交通等在内的保障社会化,把营区水、电、气、供热纳入地方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为促进营区生活保障社会化提供基本条件;积极探索平时服务、急时应急、战时应战条件下的保障社会化;推进保障社会化由平时生活保障,向多样化军事行动保障、向战时应急保障的顺畅衔接。

 

六、国防动员体系

 

国防动员是推动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调节器”,是实现把蕴藏在民众中的战争潜力转化成战争实力的“转换器”;加强国防动员与国家应急体系的兼容衔接,加强军地公共安全合作,有效预防和有效应对各类突发事件,全面提高军地协同应对和联合应急管理能力,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应急应战能力,保障公众生命财产安全。

 

建立军民兼容的领导管理体系。整合各级国防动员机构与应急管理领导体系,建立集中统一、结构合理、反应快速、权威高效、服务应急应战功能完备的国防动员决策领导体制和工作运行机制;统筹统筹规划国家动员力量建设与使用的有关重大事项,统一领导、组织、指挥、管理和监督国家“平时服务、急时应急战时应战”动员活动。

 

建立应急应战融合的专业力量体系。完善国家专业应急救援力量、军队和武警部队后备保障力量、地方各级动员中心和专业支援保障力量相配套的动员力量体系,加强地方、军队和民兵预备役应急力量的建用衔接。

 

建立军地动员联储共用机制。建立国家战略物资、军队战备物资地方应急物资相互衔接的动员物资储备体系,建立和完善军地联储联供机制,完善国家储备与军队储备相结合、通用物资储备与专用物资储备相结合、服务应急应战相统一的物资储备体系,促进军地储备资源共储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