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我国工业化中期城市的产业跃升路径分析

浏览量
【摘要】:
按照钱纳里工业化理论,工业化中期城市的特征包括人均收入3186-5285美元,第一产业占比低于20%、第二产业占比超过第三产业且在GDP中的比重最大,以加工装配工业中心的高加工度化阶段。

我国工业化中期城市的产业跃升路径分析

 

按照钱纳里工业化理论,工业化中期城市的特征包括人均收入3186-5285美元,第一产业占比低于20%、第二产业占比超过第三产业且在GDP中的比重最大,以加工装配工业中心的高加工度化阶段。

 

国内沈阳、烟台、南通、中山等城市均有这些典型的特征,均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并奋力向工业化后期乃至后工业化时代跃升。

 

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并且逐步由投资和要素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发展。国家发布一些列战略举措,旨在不断夯实科创和人才基础,锻造创新驱动发展引擎,推动新时代中国经济的新跨越。

 

因此,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和国家发展战略,工业化中期城市的高阶跃升必须以自身产业基础为方向,紧紧围绕科创和人才这两颗闪耀的明珠,不断提升科创水平、人才吸引力、夯实保障措施,纵向延伸产业的高端价值链,横向布局未来新兴产业,不断推升城市或区域的工业化层次。

 

为此,本文重点就我国工业化中期城市的产业跃升路径进行简要分析。

 

一、科创聚合

 

当前形势下,我国创新要素和创新资源不断向都市圈聚集,各大都市圈均围绕创新发展战略,不断打造高水平、高标准的科技创新载体。

 

在高校科研机构、科研院所、企业研发中心的基础上,新型研发机构、创新联盟等新模式和新业态不断涌现,以城市为中心聚集的科创载体也逐步构建出属于自身特色的科技创新体系。各大城市别无二致的特征是科创主体发展方向与地方产业发展趋势紧密贴合,互联促进。

 

那么在这样的形势下,工业化中期阶段的城市应如何规划自身的科技创新体系?发展什么方向的研发集群?落地什么方向的创新主体?是绕不过的两大问题。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正略咨询整理制图

 

首先是科创集群确定。工业化中期阶段城市的发展特征是低端制造环节由于生产成本的原因不断向我国内陆城市和东南亚等生产要素成本较低的区域转移,部分产业环节向高端价值链跃升,但是总体规模和发展动力不足,核心驱动要素——“创新”未形成强作用力。

 

为进一步释放创新动力,工业化中期城市需以自身重点产业为基础,通过识别核心产业的产业价值链高端环节,确定未来研发的突破方向,以强业务关联性为首要引力,招徕各类科创主体。

 

以烟台市为例,生物医药产业是烟台市的核心产业之一。在产业价值链方面,生物医药领域一级、二级和三级具有高度协同的特征,企业或团队一般针对一级、二级、三级环节进行某一细分领域或者某几个细分领域的全链条布局。结合烟台市在抗体、重组蛋白、细胞治疗和诊断试剂等方面的基础、研发领域形成的六大科创平台、以“千人计划”带头的人才基础,烟台市未来重点可以聚焦在“抗体”、“重组蛋白”、“体外诊断”、“细胞治疗”四大方向。

 

图源:公开资料,正略咨询整理制图

 

现如今,城市科创主体的打造已经逐步形成“常规武器+新型武器”的发展格局。以南通为例,创新主体的“常规武器”包括科研院(所)、企业研发中心与总部、科技服务机构、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软件研发、设计和信息技术类服务外包企业以及高校科研机构六类主体;“新型武器”包括新型研发机构、创新型科技企业两类主体。处于工业化中期城市应当以“常规武器”为重点,逐渐布局“新型武器”。

 

当前许多城市发展已经面临用地不足的问题,而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高校,对用地的需求往往较大,城市用地指标难以满足落地需求。

 

面对这样的形式,统筹考虑各类研发主体的需求,苏州阳澄湖国际研发社区采用了楼宇式大学的模式,推动高校上楼,实现集约高效用地。未来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城市引入高等教育机构(研究生为主,目前本科教育已不批准)和其他研发主体,应当大力发展楼宇式研发模式,集中力量办大事。

 

二、人才聚集

 

人才聚集包括两大方面,一是外部人才的引入,二是内部人才的培育。

 

外部人才引入应当坚持业务强关联原则。

 

根据城市的重点科创集群,通过盘点城市或区域所需人才分类,及其对城市发展环境、经济发展环境、民生环境个性化的诉求,结合已有人才服务体系的不足,去设计工作和生活两个维度上的人才政策及平台服务系统,最后有侧重的针对城市或区域未来发展急需的高端人才制定引进标准和设计导入模式。

 

外部人才无外乎包括高级研发人才(“两院”院士及国家及省级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国家及省级自然科学技术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前2位完成人等)、创业领军人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及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及省政府特殊津贴人员等)、硕士以上紧缺高层次创新人才和高校教师与研发人员等类别。

 

内部人才培育要坚持需求导向。

 

首先挖潜现有高校和新引入高校的资源。以地方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采用专场招聘会、企业人才订单和企业课题承接三种形式不断发挥高校在人才链上的输出作用。

 

同时,创新人才培育模式。

 

一是推进新工科教育模式。充分依托腾讯新工科这类新工科强企的业务基础,以实践性、创新型、实用性和综合型为导向,引入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基因工程等领域的新工科优势企业,打造细分领域的新工科教育学院,加速培养复合型稀缺人才及师资力量。
 

二是构建多元产业学院模式。依托区域产业基础及人才市场需求,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联动科研院所和高校资源,推动建设多元产业学院的教育模式,实现产学研联动教育,兼顾前瞻性和应用性,深度推动产学研用一体化。

 

三、保障措施

 

工业化中期城市的科创和人才汇聚,需从招商、政策、服务三方面着手,招徕并留住高端发展要素,深度嵌合区域产业发展需求,助力区域重点产业价值高端链跃升和新兴产业快速高效布局。

 

坚持市场化的双招双引机制。通过构筑平台公司,以“管委会+平台公司”的模式开展市场化的招商。以南通中央创新区为例,管委会下设南通中央创新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除了区域开发运营外,该公司的重大职能之一便是区域的双招双引工作。与此同时,除了传统常规的招商手段外,还应加强国际招商、组团招商和中介招商,发动更广泛的社会主体参与区域的双招双引工作,提升双招双引工作的杠杆效应。

 

全方位梳理提升政策服务体系。无论是人才优惠政策还是针对科研机构的优惠政策,都应当坚持主体分类-政策梳理-政策比照-政策构建的路径,以细分主体为分类标准,通过系统梳理区域针对细分主体的政策,形成基础性政策体系文件,进一步与发达地区进行全方位的对比,找差距、补短板,最终形成适合区域发展且在全国范围内具备竞争优势的政策体系。

 

国家化高端的服务环境。区域创新驱动发展载体的打造必须立足全球,坚持国际一流标准。统筹打造城市大环境和城市微中心,为创新主体和高层次人才提供全方位、高品质、立体式的配套服务环境。针对海外高层次人才注重国际化元素的打造,以国别风情街的形式注入国际院所,让海外高层次人才产生宾至如归之感。

 

四、结语

 

我国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的城市对我国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工业体系的构建起到了中坚作用,是国家上一轮经济发展的重要压舱石。

 

随着经济新常态的到来,我国经济发展迈入“高质量”发展时代,传统以制造业为主的低价值链发展路径的城市遭遇困难、面临瓶颈,经济发展新动能亟待培育。必须重新切换赛道,紧跟国际发展形势和国家发展战略,系统且有针对性地布局创新发展动能,以科创和人才两颗明珠为指引方向,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继续提供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