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三个最”的硬仗:碳中和目标的背景导入

浏览量
【摘要】:
今时正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气候问题日趋严峻,人们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对环境保护的要求亦渐趋紧迫。

“三个最”的硬仗:碳中和目标的背景导入

 

今时正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气候问题日趋严峻,人们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对环境保护的要求亦渐趋紧迫。

 

 

生态环境问题关系到人类生存和永续发展,是需要各国团结协作、共同应对的大事。随着气候挑战加剧,环保理念深入人心,关于二氧化碳等污染排放物的排放要求不断提出。

  • 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提出,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较2005年下降40%-50%的目标,同时要求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

  • 2015年巴黎协定表明,要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要较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升到20%;

  • 2020年12月份,联合国气候雄心峰会上提出了203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较2005年下降65%的目标,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目标更改为25%。

在2010-2019年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年均增长率约为2.3%,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

 

2019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达到14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其中二氧化碳占比占到82.6%,人均约为9.7吨二氧化碳当量,排放总量占到全球温室气体总量的27%

 

中国正面临着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经济快速发展的弊端已逐渐显现,例如北方地区因为供暖导致雾霾频发,许多重排放企业需要停工等到天气转暖才能开工……种种现象表明中国当前以化石能源为主的形态,附带的污染效果已让我们摸到发展的天花板。

  • 2020年9月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提出了中国碳排放目标:“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取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中国第一次明确提出“3060双碳目标”。

  • 来年3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再次强调: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纵观全球,低碳发展已成大势所趋,各国也纷纷做出相应承诺。中国面对气候变化已清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而这一承诺对于中国这一碳排放大国来说,无疑是一场硬仗。

 

 

在2021年4月22日晚,习近平在气候峰会发表的《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重要讲话中以“三个最”来描述这场硬仗: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完成全球最高碳排放强度降幅,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

 

具体说来,这“三个最”体现在:

 

01、最大体量

 

中国是碳排放大国。据气候观察[2]研究表明,在历史温室气体排放统计中,中国2018年度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到48.9Gt,位居全球第一,占全球总排放量约30%。

 

其中,第2、第3、第4名分别是美国、印度、俄罗斯,而中国的碳排放量比这三个国家的合计总量还多。

 

02、最高降幅

 

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欧盟早于1980年已实现碳达峰,峰值为48.54亿吨当量;美国和日本也在2008年实现碳达峰,碳排放峰值分别为74.16亿吨和14.08亿吨。
 

而中国要实现2030年碳达峰,预计峰值高达138.4亿吨,几乎是美国的两倍,这将是全球最大碳排放降幅。

 

03、最短时间

 

至2050年的碳中和目标,欧盟拥有70年时间;已在2008年实现碳达峰的美国和日本也有着42年的时间。

 

然而中国的碳排放量仍要继续增长9年,至2030年实现碳达峰目标,则留给中国达成2060年碳中和的时间,也只有短短30年。

 

这意味着,中国面临的碳中和的任务更重,且中国将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

 

以上“三个最”深刻体现了这一任务的艰巨,但实现3060双碳目标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也是中国未来四十年的重大国策,更是一场深刻变革的发端。

 

 

鉴古观今,能源是一切文明的基础,也是限制文明形态的重要因素。燃煤时代,火车最高时速仅为120公里/小时,而到电力时代,火车时速已超过了300公里/小时。

 

然而事物的发展具有两面性,能源变革不仅仅带来了生产力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污染。工业生产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加快了全球变暖进程,加剧了气候变化,极端天气、自然灾害也逐渐增多……种种负面影响正威胁着人类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回顾历史上的能源变革,人类社会通常以“木材→煤炭→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的顺序进行能源转型,其中可再生能源包括太阳能、风能和潮汐等;每一代能源更替都涉及大范围的设施迭代换新,过渡时间可能会长达六七十年之久。

 

在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紧迫要求下,如果中国依照常规能源变革顺序进行,即从目前的煤炭、石油为主,过渡到天然气,再过渡到可再生能源,不仅时间跨度大,设备更新换代等的成本也很高。
 

中国作为最大体量的碳排放国,想要在最短时间实现最大降幅,就必须完成能源形式的跨代升级,直接跳到可再生能源阶段。这一目标除了需要投入超百万亿的巨额资金,最重要的还需要看当前已有技术是否足以支撑。

 

能源技术是碳中和的基础,能源供给端的技术变革作为碳中和技术的主线显得十分重要。在技术路径上,中国首先要从节能技术和减排技术两方面下手,再过渡到零碳技术以至于负碳技术,最终逐渐形成以光伏+储能为主的电能供应,以及氢和碳捕捉共存的非电供应技术格局。

 

如果中国能成功完成能源的跨代升级,受益的绝对不仅仅是中国,而是将改变全世界,甚至中国将因此次升级成功而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国家。

 

 

当下,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正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资源紧缺、环境污染、气侯变暖等问题已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共同关注、急需解决的问题。

 

中国要实现新的碳达峰目标和碳中和愿景,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刻不容缓。这一系列变动将引起经济、技术和社会的深刻变革,从而支撑中国经济社会保持持续健康发展。未来中国也将担起大国责任,为维护世界能源安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促进世界经济增长作出卓越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