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咨询     正略铭诚     正略投资    正略信诚     正略博学

“一带一路”系列之战略背景和经济意义——躲在大树后的大象,再也藏不住了

日期:2015年5月11日 16:13

 

  导语: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坚持“韬光养晦”的治国方略。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我国早在2011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出口总量更是居全球首位。正如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所描述的“躲在大树后的大象,再也藏不住了”。崛起的中国必然需要“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一带一路”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

  古代的丝绸之路作为中国与世界连接的桥梁,是中国开展大国外交的重要依托,在当时不仅巩固了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大国地位,而且通过贸易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中国又一次站在经济实力蓬勃发展、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的关键阶段。正如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所描述的“躲在大树后的大象,再也藏不住了”,崛起的中国必然需要“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这就需要对中国当前的对外开放格局有更新的认识与布局,“一带一路”正是构建沿海开放与沿边开放齐头并进的全新开放体系的重要抓手,是中国在经济新常态下的新探索,是构建多元化、开放性的共同发展经济纽带的核心设想。

  一、“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

  (一)国内战略背景——统筹两个大局,消化过剩产能

  基于中国地域辽阔、生产力发展不平衡的经济条件,邓小平曾于1988年提出“两个大局”思想,即:率先加快东部沿海地区的开放发展,然后以东部的力量帮助中西部地区发展。然而,在东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差距也在逐步扩大。虽然自2000年以来,国家相继实施了“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战略,对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进行扶持,地区之间差距缩小(见图1),但是由于基础设施建设仍不完备、对人力资本吸引力不足以及交通物流成本较高等原因,各类人才、资源等要素并未形成涌入中西部之势,区域差异依然较大。

 

图1:东部与中西部人均GDP差距

 

  “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战略带来的中西部经济的增长更为依赖投资的驱动,西部尤为如此,相应地,消费和对外贸易却未同步发展,反映出西部大开发战略等扶持政策对于经济的结构化调整与升级的局限性。囿于经济的增长模式,中西部地区难以形成如东部地区的稳步持续发展。因此,当前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即是统筹两个大局,通过内陆的沿边开放,拓宽国内国外市场,促进中西部经济结构更为合理的发展,最终协调区域间的平衡发展,缩小区域贫富差距。

  在中国经济已经步入“新常态”,增速由高速转为中高速的情况下,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尤为重要。然而,中国原有的“以量扩张”的经济增长模式导致工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金融危机时期的四万亿刺激措施更是加剧了产能过剩矛盾。

  市场调整达成均衡无非是通过供给与需求两个方面的途径,产能调整至新的均衡状态亦是如此,或者增加需求消化过剩产能,或者减少供给淘汰过剩产能。此前在1990年代末,中国亦经历过一轮去产能,伴随淘汰过剩产能的是就业的大幅下滑。这无疑给予通过供给端去产能以警示,淘汰过剩产能或将引起就业的较大波动,这与当前的就业底线思维模式并不契合。因此,扩大需求成为消化过剩产能的最优途径,而这就意味着需要拓宽现有的市场空间。“一带一路”战略即是在东部沿海地区对外开放的基础上,向西开拓国际市场,以期利用国内过剩的工业产能。

  (二)国际战略背景——深化多边贸易,提升国际话语权

  中国的崛起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融入国际多边贸易,对外贸易的蓬勃发展推动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实际上,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全球经济的快速增长就依托于全球贸易的深化;可以说,是贸易驱动了这一阶段的可持续增长(见图2)。金融危机之后,推进国际经济合作这一趋势更得以强化。金融危机暴露了全球经济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各经济体均面临深入调整经济结构的挑战。然而,激进的结构调整容易引发经济坍塌式下滑,使经济再次陷入衰退。因此,通过拓展外部市场拉动外需、加强经济互利合作就成为当前各国政府所寻求的措施。近年来,中国加速通过区域或者全球治理平台(例如,中国-东盟自贸区、上合组织等)即是加强对外开放与合作的信号。

 

 

图2:贸易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相比其他国家,中国重视对外合作还有另外一层缘由,即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体量逆势上升,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进出口总量更是居全球首位。与外部融合的加深导致外部经济体波动或者国际经济规则的调整都将对中国造成巨大影响,这促使中国必须寻求有利于自身发展或者至少是互利的国际经济秩序。这意味着经济体量巨大的中国已然无法回避经济实力向战略影响力的转化与实现。因此,作为大国,中国必然需要积极参与全球事务,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就在于向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提供公共产品。据此而言,对外投资将是大国深化国际合作的客观诉求。1980年代美国对拉美、1990年代日本对亚洲的资金输出即是如此。

  相对而言,中国对外投资的一大优势在于巨量的外汇储备,2013年末中国的外汇储备为3.88万亿美元,同期日本为1.20万亿美元,美国、德国仅有400亿美元左右。“外汇储备是对外的国民财富”这一性质决定了外汇储备只能用于对外经济活动。近4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不仅可以为海外投资提供可观的先期资本,而且也可以通过企业“走出去”在全球优化资源、技术的配置,实现自身的保值增值。“一带一路”战略的最终实施将完成中国利用外汇储备对外投资,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而提升自身话语权的战略目标。

  二、“一带一路”的经济意义

  古代“丝绸之路”作为中国与西方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往来的通道,开拓于陆上,又发展于海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今天,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归根结底,就是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互联互通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以实现地区各国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当前,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高度关联,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既有利于中国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也是优化亚欧非及世界经济格局的抓手。

  (一)全方位开放经济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对外开放格局主要是以东南向为主,即主要侧重对东南方位的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开放与贸易。西北方向的开放层次相对较低。“一带一路”战略意义就在于,在继续加强东南向开放的基础上,将面向西北的中、西亚乃至欧洲的对外开放水平提至一个新高度,从而达到进一步完善中国全方位对外开放体系的目的。

  当前,内陆地区由于既不靠海、也不沿边,存在开放口岸少、物流费用高、区域转关难等诸多亟待破解的制约因素。“一带一路”战略,尤其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使得内陆地区把开放的大门朝广阔的中亚和欧洲地区打开。在已有的交通物流干线的基础上,“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促进国际骨干通道的建设与完善,逐步形成连接亚洲各次区域以及亚欧非之间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这将促使国际运输的大幅便利化,而运输便利化带来的贸易成本的下降是对外开放的基础。因此,随着口岸基础设施的建设,陆水联运通道的畅通,横贯东西、联结南北的对外经济走廊将支撑海陆双向开放格局,快速提升中国对外开放程度。

  “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全方位开放将均衡东部与中、西部之间的联动效应。总体来看,此前沿海地区由于更早进行对外开放,导致中国开放型经济体制建设处于不平衡、不协调的状态。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将平衡当前的开放格局。伴随对外开放程度提升的是双边贸易的快速发展。因此,随着中、西部地区开放程度的深化,将为与周边国际市场的双边贸易带来重大机遇。另一方面,“京津翼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国内经济带战略,将成为联通东部与中、西部的纽带,形成由东向西阶梯型经济布局。东部沿海地区的对外开放程度的继续提高所带来的贸易提升,也将沿着这一阶梯型经济带传递至中、西部地区。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在构建全方位开放经济体系的基础上,从国际、国内两个层面上促进东部与中、西部之间区域协同发展。

  (二)优化经济格局

  亚太地区占世界人口的40%,经济总量的57%,贸易总量的48%,是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最快、潜力最大、合作最为活跃的地区,是世界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引擎。在过去的十多年,亚洲地区合作与一体化进程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无论是以东盟为核心的东南亚,还是以中日韩为结构的东亚,抑或是以上合组织为基础的中亚,各种形式的地区合作都促进了亚洲各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而这将是亚洲成为世界经济和政治中心的基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将以“共建、共享、共赢”的理念,进一步优化当前亚太经济格局,实现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持久和平的发展。

  尽管“一带一路”沿线主要以发展中国家为主,大多仍处于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起步阶段,但“一带一路”的根本属性仍是“共同发展”,而非“马歇尔计划”式的援助。“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项目将推动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与耦合,通过发挥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互通有无,发掘各区域内市场的潜力,达成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目标。也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目标,“一带一路”战略实际上是超越任何单一文化和价值的,打造周边利益共同体之路。

  事实上,沿线各国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较强,“一带一路”价值的非普世性让彼此合作的潜力和空间非常大。这也是“一带一路”战略能够得到沿线国家各方支持的原因所在。各国资源禀赋的差异,导致要素价格存在落差,但由于流动壁垒的存在,阻碍了流通。“一带一路”这种互通有无的对外贸易模式将打破区域间要素、资源流动壁垒,大大拓宽双边的贸易领域,从而在优化贸易结构的基础上挖掘出更多的贸易新增长点。随着贸易的平衡,各产业链的国际分工布局也将得到进一步优化,推动上下游产业链和关联产业协同发展。这意味着从原材料到最终产品的各个不同生产环节或工序被分布到具有不同要素禀赋和使用效率的区域或经济体中,进行专业化生产,禀赋优势和规模经济将被充分发挥,实现经济格局的优化。

  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报告

所属类别: 一带一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阜通东大街望京SOHO塔三B座8层

电话:010-59082888

广州公司: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28号越秀金融大厦8层

电话:020-28855566

天津公司:天津市武清区京津电子商务产业园宏旺道2号

上海公司:上海市金陵东路2号光明大厦8层

电话:021-23130888

成都公司:成都市高新区菁蓉国际广场4号楼B座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