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如何打造“产业投行”

浏览量
【摘要】:
目前学界和业界尚无“产业投行”的标准定义。本文所探讨的“产业投行”,是将金融与产业相结合,以金融支持产业发展,促进整个产业链条的发展壮大,实现定价权掌控、资产流动性提升等价值创造的金融投资机构。

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如何打造“产业投行”

 

一、概念界定

 

01、产业投行定义

 

目前学界和业界尚无“产业投行”的标准定义。本文所探讨的“产业投行”,是将金融与产业相结合,以金融支持产业发展,促进整个产业链条的发展壮大,实现定价权掌控、资产流动性提升等价值创造的金融投资机构。日本财团的发展模式是“产业投行”的典型,该模式实现了生产资本、金融资本及商业资本的有机结合。相较于美国金融投行较为关注企业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而忽视对产业的赋能的运作模式,日本财团形式的产业投行具有更全面更综合的商业特性,除具有一般金融投行的职能外,更关注于产业的发展、产业链的培育发展、商权的掌握等。

 

 

 

总体而言,产业投行主要具有如下特征:一是促进产业要素集成。即产业投行通常会围绕目标产业链,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进行投资,推动产业资源要素有机结合。二是注重子公司行业专业化。即产业投行总部与子公司进行有效分工,总部与子公司共同投资,但由熟悉该行业的专业化子公司进行控股。三是总部具有强大的资源整合与协调能力。即产业投行的总部需形成强大的融资安排能力,并进行统一执行与分配。

 

02、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定义

 

本文所研究的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是由地方政府实际控制,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担保、期货、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主要金融牌照的全部或其中一部分,并管理一定规模的私募股权基金,以金融服务收益和投资收益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地方国有企业。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西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宁波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等便是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的典型代表。

 

二、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打造“产业投行”的内外驱动因素

 

01、外部有需求

 

正略咨询认为,地方政府在全球产业链重构、地方经济亟待新旧动能转换的当下,迫切需要打造本地的“产业投行”,具体的需求主要体现为如下五个“发挥”。

 

一是发挥形成清晰的产业投资赛道作用。需要“产业投行”首先要对行业细分领域进行明确,紧紧抓住后金融危机时代国际新兴产业发展和产业转移的契机,聚焦新兴产业领域,提升专业化投资能力。

 

二是发挥承接地方重大招商引资项目作用。需要“产业投行”发挥投资融资与资源整合功能,同时将“招大引强”与“延链补链”相结合,构建专业化股权投资能力。

 

三是发挥深度推动“两链融合”作用。需要“产业投行”从金融服务与产业资本的角度,解决创新链和产业链之间的不对称不协调的问题。

 

四是发挥产业生态构建作用。即需要“产业投行”积极加强与大型国央企、产业集团、上市公司及龙头企业的合作,找到双方共同的战略点和合作契机,构建产业生态。

 

五是发挥“放大器”“催化器”作用。主要包括通过股权运作、资本整合、价值管理、资产证券化等工具,提高实体产业的资产流动性;通过产业基金、债转股等金融工具,发挥 “四两拔千斤”的作用,帮助实体产业快速发展、纾难解困。

 

02、内部有基础

 

正略咨询认为,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是地方政府打造“产业投行”的最合适人选,主要是因为其具备如下“五有”优势。

 

一是有较好的资产基础。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经过多年发展和近几年的金融“强监管”的推动,注册资本和总资产规模通常能达到百亿元级,资产结构不断得到优化,资产质量持续提升。

 

二是有多元化金融牌照。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一般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担保、期货、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主要金融牌照的全部或其中一部分,为打造“产业投行”奠定了金融工具基础。

 

三是有较专业的基金管理能力。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大多发起设立了多支政策性引导基金及商业化基金,基金体系具有一定规模,管理能力不断成熟。

 

四是有重大项目投融资经验。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大多承接上级任务,在地方产业培育、招商引资、重大项目投资等任务上承担过投融资服务工作,具备较好的专业基础。

 

五是有健全成熟的管理机制。在地方国资监管机构和金融监管机构的双重监管下,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通常能在较短时间内形成较为健全的治理机制、一定规模的专业人才团队、不断提升的投资管理能力、较为优异的运营机制。

 

三、对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打造“产业投行”的建议

 

正略咨询认为,地方国有金融投资平台尽管具有打造“产业投行”的良好基础,但与真正意义上的“产业投行”仍存在差距,要成为名副其实的“产业投行”,需要做好如下“四深一提”工作。

 

一是深化行业理解。找准行业方向,尊重产业规律,以产业链龙头企业为核心,不断积累行业经验和产业思维,加深对产业链发展格局和趋势的认知。如合肥市产投集团明确提出聚焦重点行业,目前重点聚焦“芯屏汽合”(芯片产业、新型显示产业、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人工智能和制造业加快融合)等合肥市重点战略新兴产业的上下游开展投资布局。

 

二是深化业务协同。整合优化自身业务,构建面向重点产业全生命周期的综合服务体系,有效满足重点产业在不同发展阶段产生的融资和资本运作需求。如西安投控目前针对重点产业科技成果转化、企业种子期的融资需求,形成了西安投融资担保公司等担保租赁为核心的中小企业增信放大服务;针对重点产业的初创期、发展期企业,以大西安产业基金、西安银行为主提供债券融资服务;针对重点产业发展期和成熟期企业,以长安信托和大西安基金及股权直投提供资本中介和股权融资服务。

 

三是深度整合资源。坚持以平台思维,持续优化区域金融生态,撬动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人才聚集。如前海金控通过发起设立、股权合作等方式引导汇丰、恒生等港资金融机构及前海再保险、中金、前海金融科技、中证增等多个重大金融产业项目落户前海,不断完善区域金融服务生态。

 

四是深入构建生态。以投融资为链接,促成区域内多方资源协同合作,形成相依共进的产业生态,共同匹配产业发展需求,提升产业价值。如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积极扮演区域创新生态集成服务商角色,一方面为积极整合政府土地、资金、政策等资源,包括为康奈尔科技小区提供近无偿土地、针对外籍创业者提供H1B申请快速通道等;另一方面积极整合外部服务机构资源,包括与彭博合作提供生命科学创业者培训、与Health2.0合建数字健康交易平台等。

 

五是提升专业能力。加强行研、募资、投资、投后、风控等领域的专业化水平建设,不断缩小与领先机构的差距。如湖南财信建立两级行业研究体系,总部以研究院为首,侧重宏观研究,各子公司的研究岗基于其各自需求,侧重细分业务领域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