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以“五力”为基础,评价国有企业产业链建设的探索

浏览量
【摘要】: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提到“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

以“五力”为基础,评价国有企业产业链建设的探索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提到“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十九届五中全会、六中全会重要文件中再次强调了国有经济五种能力的发展要求,这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后确立的国有经济改革发展目标。

 

在协助国有企业构建现代产业链,勇担“链长”的过程中,正略咨询积累了大量案例和实践探索,认为现代产业链建设作为国有企业战略发展新征程的一部分,在推进的过程中需要在机制建设上勇于创新、强化落地、不断优化。这当中,评价体系需要先行,将产业链建设目标细化、量化、可复制化的工作做在前面,才能实现产业战略落地有方,改革成果衡量有术!

 

本文结合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以下简称“五力”)的发展体系,作为现代产业链建设、推进产业转型升级评价体系的逻辑基础,以求评价体系与国家战略方向的一致性和完整性。课题组对国有经济“五力”的内涵进行分析,根据科学性、系统性、全面性的原则,采用定量和定性结合的方法,兼顾国有企业强化自身能力建设和引领产业融合发展两个维度,对能力评价指标体系进行探索。

 

一、评价指标选取

 

01、竞争力

 

竞争力指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管理效率、效益创造能力、创新商业模式、品牌影响力等方面的综合表现。新的时代背景下,国有企业以适应竞争激烈的国内外市场环境为目标,加速推进体制机制改革,优化内控管理流程,提升管理水平、经济活力和运行效率。对标行业内世界一流企业,借鉴其在市场开拓、品牌建立、供应链管理、数字化转型等方面的优秀经验,努力提升国际化水平,探索创新商业模式,降低生产运营成本,提升企业发展质量和创造经济效益的能力,强化市场综合竞争力。

 

对国有企业在竞争力方面的表现分析时,对应考察其盈利能力,可选取总收入、净资产收益率、净利率、毛利率作为评价指标,同时要兼顾各项指标同比变化情况。考察其营运能力,可选取总资产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流动资产周转率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现金管理能力,可选取现金比率、收现比、净现比、盈余现金保障倍数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商业模式创新、品牌影响力时,对标行业竞争对手,通过专家访谈打分形式进行评价。

 

02、创新力

 

创新力指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在管理创新、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文化创新等方面的综合表现。经济的发展逐步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各项创新因素中,技术创新力处于核心地位,主要体现在技术创新投入产出、产业关键环节“卡脖子”技术攻关、重点领域原创技术和新兴技术积累、知识产权保护和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国有企业应制定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立创新体制机制、搭建产业创新协同平台、建设创新人才队伍,对产业关键环节、重点领域开展核心技术攻关,畅通技术创新成果转化渠道,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对国有企业在创新力方面的表现分析时,对应考察其技术创新能力可选取技术创新投入(包括新品研发、技术攻关、技术改造、技术引进等)、技术创新产出(包括新品产值、科技进步效益率、专利申请数等)、创新人才队伍建设(包括创新人才数量与素质、培训计划完成率等)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管理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时,通过专家访谈打分形式进行评价。

 

03、控制力

 

控制力指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对国民经济重要资源、重点行业、关键领域掌控与支配能力的综合表现。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脊梁,在引导经济发展方向、调控经济运行态势、保障经济安全健康发展起到关键作用。国有企业应强化在能源开发、重大基础设施、金融市场等关键领域的布局与掌控,提升市场占有率。明确自身在国民经济现代产业链构建进程中的“链长”角色定位和责任,强化对产业资源的吸收和配置,加强对产业链供应链的控制力,引领产业链协同发展,促进产业深度融合。

 

对国有企业在控制力方面的表现分析时,对应考察其在关键领域的掌控能力,可选取市场占有率、重点领域的重大项目落地数量、资源掌控力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对产业引领管控能力,可选取产业资源吸收能力(包括产业内企业、科研机构、高校间合作情况等)、产业资源配置能力(包括产业总产值、固定资产投资额等)、产业融合能力(包括产业上下游感应度系数、影响力系数等)作为评价指标。

 

04、影响力

 

影响力指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在响应国家战略、承担社会责任、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等方面表现出的引领和示范作用。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各个领域发挥“领头羊”和“主力军”作用,发挥自身良好的影响力有利于建立优质的品牌形象和提升人民信任度。国有企业应强化在产业升级、绿色发展、智能化转型、乡村振兴、区域协调发展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带动作用。

 

对国有企业在影响力方面的表现分析时,对应考察其产业影响力,可选取产业链带动规模、总资产增长率、固定资产增长率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区域影响力,可选取区域经济贡献、区域社会影响作为评价指标。

 

05、抗风险能力

 

抗风险能力指国有资本、国有企业在面对市场环境变化、突发事件时表现出的韧性与应对能力,以及自身生产经营过程中在风险意识强化、风险管控举措建立等方面的表现。国有企业风险因素主要存在于自身财务风险、投融资风险、生产经营风险等方面,增强自身抗风险能力要协调好发展和安全的关系,强化对投资、融资的风险管控,做好供应链备份、安全生产监督和责任追究。树立坚守风险底线思维,做好对突发事件的预判与防控。

 

对国有企业在抗风险能力方面的表现分析时,对应考察其财务风险控制能力,可选取资产负债率、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财务预算准确率、财务预算控制率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融资风险控制能力,可选取融资成本率、利息保障倍数、债券信用等级作为评价指标。考察其生产经营风险控制能力,可选取自主可控水平、供应链备份、安全生产事故率作为评价指标。

 

二、评价方法的选择

 

当然,PDCA的循环改进理念在产业链建设和评价过程中是同样适用的。更加需要强调的,是服务于现代产业链建设整体协同和机动灵活的特性,需要关注两点:一是评价方法的通用性;二是评价方法的灵活性。

 

01、通用性

 

通用性在多产业链建设的央企集团层面,尤其重要。为做到产业链间的横向对比,对不同产业链的评价可以提取通用指标,在产业内进行评价,再进行统一标准的加权评分,形成横向对比的条件。在这个过程中,适时引入专家打分是保证评价量化、公允的通行做法。

 

02、灵活性

 

灵活性是很多央企在发展变化的产业链结构、各细分领域商业模式的环境中进行适应性变革的客观要求。做同样的主业,在不同的产业链环境中,提供的价值和实现的效率都会不尽相同。在指标的选取过程中,需要针对产业特性、企业价值链及核心能力定位等因素,在指标库中摘取适当的评价指标,并对加权系数做出合理的设置。

 

三、后记

 

正略咨询在现代产业链建设工作中,基于长期服务央企、国企的大量实践,形成了一系列成功的可复制经验的总结,也为量化评价准备了针对不同产业、不同企业级别等的产业链评价指标库。但是,我们坚信在现代产业链建设进程中每一家企业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都是个性化的,尚待我们在改革进程中的有序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