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承载医药梦想的变革探索——药明康德、泰格医药的合纵与连横

浏览量
【摘要】:
我国政府对医药行业和创新药发展的高度重视,既体现在发展速度上,又体现在发展质量上。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对创新药进行扶持,建立一批高科技平台,形成支撑我国药业自主发展的新药创新能力与技术体系,提升我国创新药整体水平,推动医药产业由以仿制为主转变为以自主创新为主。

承载医药梦想的变革探索——药明康德、泰格医药的合纵与连横

 

我国政府对医药行业和创新药发展的高度重视,既体现在发展速度上,又体现在发展质量上。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对创新药进行扶持,建立一批高科技平台,形成支撑我国药业自主发展的新药创新能力与技术体系,提升我国创新药整体水平,推动医药产业由以仿制为主转变为以自主创新为主。另一方面出台多项规定,制定药品研制技术指导原则和数据管理标准,规范创新药研发生产过程。《“十四五”国家药品安全及促进高质量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十四五”期末,支持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监管环境更加优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持续深化,批准一批临床急需的创新药,加快有临床价值的创新药上市,在中国申请的全球创新药、创新医疗器械尽快在境内上市。

 

由此可见,我国医药健康产业已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科研机构、医师以及患者都在国家政策、大数据技术和科技革命的驱使下,投入到药品研发创新的各个环节当中。然而,新药研发是一项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的系统性工程,为降本增效,药企对于CXO(综合型医药外包企业)的需求日趋旺盛。

 

通过复盘海外CXO巨头,正略咨询发现产业链延伸、业务生态打造、专业人才储备是CXO公司发展壮大的必然选择,而中国的CXO企业正是在这三个方面重点突破和创新,从而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药明康德作为目前中国体量最大、业务范围最广的CXO企业,也作为中国业内为数不多的,可以对标全球一流医药公司的企业,主营业务范围涵盖了临床前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临床CRO、原料药及制剂CDMO(Contract Development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医药生产外包企业)的全流程,处于CXO行业龙头地位。而同为创新药研发“卖水人”的泰格医药,成立于CRO行业爆发初期,凭借其自身优势和实力,在药明康德的行业影响力笼罩之下,成为国内临床CRO这一细分领域中的王者,且全球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

 

作为创新药背后的“卖水人”,CXO公司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国内外制药巨头的研发支出。因此,业绩也是CXO公司业务能力与核心价值的直接体现。实现了“A+H”股上市的药明康德和泰格医药,通过扩张、运营模式和内部管理创新,打造了全球一体化的新药服务平台和全方位的医药生态圈。截至2021年3季度末,药明康德年度累计营业收入165.21亿元,比去年1-3季度同期增长39.84%,接近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泰格医药营业收入33.9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7.58%,已超过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

 

 

本文将通过对比药明康德和泰格医药在扩张模式、业务结构、激励机制三个方面的变革成果,解析两者变革背后的原因。

 

一、纵向扩张模式下不同的“合纵”战略

 

01、药明康德“一拆三”上市下的全平台协同联动扩张模式

 

药明康德作为目前中国体量最大、业务范围最广的CXO企业,其主营业务范围涵盖了临床前CRO、临床CRO、原料药及制剂CDMO的全流程,其战略目标和企业业务构成是药明康德采取现行扩张模式的主要原因之一。

 

药明康德作为CXO型药企,其业务产业链扩张在整个产业链中总体所呈现的是一种全平台纵向扩张模式。药明康德的纵向扩张模式带来的好处在于通过广泛的业务范围帮助其取得了在整个CXO医药企业的龙头位置,但CXO型药企的横向扩张模式同样也为企业带来了众多弊端,如下几点所示:

 

业务范围广泛,企业业务难以集中导致。

 

企业资金不足,负债压力巨大。

管理能力不足,业务范围优势难以产生规模效应。

 

在面对上述三个主要问题,药明康德采取了“一拆三”上市下的扩张模式,尝试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合全药业、药明生物、药明康德的分拆上市帮助药明康德明确了公司的业务范围,提升了药明康德在具体业务领域的经营效率,更好地体现了具体业务领域的价值。业务领域价值在市值上的体现进一步大大改善了药明康德在纵向扩张模式下资金不足的窘境,提高了药明康德债务偿还能力。与此同时,药明康德“一拆三”上市的方式确保了合全药业、药明生物、药明康德三个纵向业务经营主体的自主发展权,使得各个经营主体避免了原来由于横向业务范围广泛导致的管理能力不足而缺乏横向业务协调能力。

 

当药明康德“一拆三”上市的方针达在实际发展情况中得到充分的验证后,药明康德开始专注于三大纵向业务领域的协同联动,构建以药明康德母公司为核心,三大纵向业务经营主体协同联动扩张的模式,如下图1药明康德分拆上市业务布局图所示。

 

 

药明康德的六大服务板块早在赴美上市前既已形成,美股上市后,药明康德仍然保持着业务经营的多元化,在进行药物研发全领域打造的过程中高速发展,形成了集化学制药、生物制药、医疗器械研发等为一体的研究生产服务和实验室研发平台。并且,将多种服务功能集合为一体,药明康德的各项服务业务间仍具有明显的差异性。子公司合全药业获得了小分子业务CMO&CDMO业务,子公司药明生物获得了大分子业务包括生物药CRO+CMO&CDMO业务,而母公司药明康德则保留了实验室服务,主打临床CRO业务,利用分拆上市促进各项经营的专业化发展,使得拆分后的企业能够更加专注于自身的擅长领域。药明康德“一拆三”的业务布局,明确了母公司与子公司的发展战略,促进了药明康德整个体系实现业务的专业化。

 

药明康德通过研究服务部、化学服务部、测试事业部,及其子公司康德弘翼、药明津石、合全药业等多部门及子公司的联动配合,为客户提供筛选、优化、临床前开发、临床开发和商业化生产5个步骤,实现其“一体化、端到端”的创新药械外包平台的服务。加速从靶点验证→苗头化合物→先导化合物→临床候选化合物→临床化合物→上市申请→商业化新药研发全流程。通过一体化服务优势,满足客户多元化需要,提升客户体验度和留存率,实现项目数提升→项目经验丰富→效率、质量优化→客户信任度提高→项目数提升的正向循环,2020年前十大客户保留率100%,新客户数量稳步上升至超1400家。

 

02、泰格医药“并购式”下的精细化领域扩张模式

 

泰格医药作为CRO医药领域龙头企业,更加聚焦临床。泰格医药作为CRO医药行业中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其扩张模式在产业链中呈现的是纵向扩张。泰格医药在进行精细化领域的纵向扩张需要面临如下两个问题:

 

CRO领域中存在着众多专营主体,体量小且细化市场核心竞争力极强。

 

CRO领域中的研究成果突破需要花费时间周期长。

 

泰格医药在面对上述问题时,采用的是“并购式”下的领域精细化扩张模式,尝试针对性地解决问题。通过“并购式”的方式能够帮助泰格医药迅速吸收该领域中体量小且细分市场中极具核心竞争力的专营主体,且不用承受过高的资金成本。与此同时,“并购式”下的精细化领域扩张模式避免了因研究周期过长而错失行业发展的机会,为企业发展赢得了时间和空间上的优势。

 

从业务定位来看,相比全产业链布局的药明康德,泰格医药更加聚焦临床。临床CRO机构在上游主要对接临床研究服务中所需要的专门技术人员,以及已获得国家药物临床试验资质的医疗机构,中间对接药品监管机构,在下游则对接生物制药公司以及其他药物研发组织,在药物研究产业链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同时也是利润空间最大的一个环节。泰格制药的CRO服务已覆盖了医药产品从研发到上市的全过程,可分为临床试验技术服务CTS、临床试验相关及实验室服务CRLS两大业务板块。如下图2泰格医药部分子公司及其负责板块所示,截至2021年7月,泰格医药在全球已有60多家子公司,一方面,不断扩大业务覆盖面,在境内建立起了药品和医疗器械临床研究的一站式服务平台,业务涵盖从产品研发到产品上市的全过程;另一方面,设立了17个海外分公司及办事处,员工覆盖全球39个国家,荣获Frost&Sullivan“2021中国临床合同研究组织(CRO)竞争战略领导力”奖项。

 

 

二、纵向扩张模式下不同的“连横”战略

 

药明康德凭借三大抓手建立其发展生态。药明康德的“连横”战略主要包括三大模块:高校与机构、多渠道投资基金、参股中小型Biotech。通过大学和研究机构,开拓创新策源地,增强IP和专利商业转化能力;开拓多渠道投资基金,除PE基金之外,还有政府扶持研发创新企业的支持基金、各类慈善基金以及非常活跃的产业基金;参股中小型Biotech,提供一定的资金与技术支持,助力其快速成长,不仅能够获得丰厚的投资收益,而且在后期随着被投企业研发管线的持续推进,获取丰厚投资收益及业务订单,打造“内循环”驱动业务持续驱动快速增长。

 

泰格医药借助外延式发展不断扩大其业务版图。泰格医药的“连横”战略则是与众多药企和创新药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组建合资企业并开展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即优势互补,互相提供资源与服务,实现模式升级。其中包括和海和药物、鸿运华宁等公司进行创新药开发的相关战略合作或成立相关合资公司。同时,泰格医药通过战略合作的方式提前获得了优秀的创新药临床试验资源,一方面拓展了其临床CRO业务,另一方面,在临床CRO的发展模式上进行了升级,模拟了昆泰的风险共担开发模式,参与投资企业或基金或与其他企业共同设立投资基金,借助其临床CRO行业龙头的身份,和对医药企业的全面了解,实现投资风险更小、获取收益更多的效果。

 

据年报显示,泰格医药2020年的业绩半数以上由“非经常性损益”支撑:2020年,泰格医药非经常性损益10.42亿元,其中,“持有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的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高达12.54亿元,“新增合并子公司投资收益”0.68亿元,“政府补助”0.2亿元,“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的损益”0.037亿元等等。泰格医药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自非流动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据年报显示,2020年泰格医药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11.38亿元,占利润总额的51.29%。这部分公允价值变动,大头源于泰格医药的股权投资业务,而且对其业绩影响举足轻重。

 

据泰格医药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泰格医药已建立多元化投资组合,对生物制药及医疗器械初创企业以及其他行业参与者进行选择性投资,并且是医疗健康行业内57家创新公司及其他公司的战略投资者。同时,与领先投资基金合作,孵化有潜力的生物技术和医疗器械公司,作为该等投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2021年8月,泰格医药旗下投资平台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与杭州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杭州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杭州泰鲲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泰鲲基金”)。甚至可以说,在泰格医药布局临床CRO业务之外,一家专注医疗健康领域股权投资公司的形象已经呼之欲出。

 

三、粮草先行下的内部激励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CXO企业如何通过内部激励的方式以获得人才、保留人才,才是企业获得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所在。临床研究是整个药物研发过程中最耗时的环节,约占整个药物研发过程的50%。研发耗时越短,企业越能在市场上抢占先机,获得更大的研发回报,缩短临床研究耗时对制药企业和CRO来说都至关重要,而充足、稳定的人才资源是缩短耗时的关键。因此可以说,CXO属于人才密集型产业,拥有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的人才,对于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而言十分重要。泰格医药经过收并购其他企业,积聚了大量的核心人才资源,技术人员占比高达89.41%,位居行业前列。药明康德通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技术人员占比也达到82.88%。在这种情况下,各大制药企业和CRO相互争抢优质人才,只要拥有核心的人才技术,就能提供全球化的服务,这也是泰格医药注重人才的重要原因之一。

 

01、药明康德的内部激励

 

药明康德在面对企业内部人才队伍建设时,对激励方式、激励范围、行权条件以及预留空间方面进行如下设计:

 

(1)多元化的激励方式。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以及股票增值权等方式成为了药明康德内部多元化激励方式的首选方案。限制性股票的特性使得公司内部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更多关注于公司的经营情况而不是股票市场的反映;股票期权促使激励对象更够接受更高风险的研发活动;股票增值权由于不实际持有股票,本质上相当于奖金的延期支付。

 

(2)扩大激励范围。从原有少数人的激励范围持续扩大到占公司员工总人数近五分之一的激励范围,药明康德通过此举充分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降低了内部员工的离职率,推进了企业战略转型。

 

(3)放宽行权条件。行权条件相对行权条件相对宽松简单,对净利润增长的要求较宽松。宽松的行权条件有利于企业激励员工、绑定人才,保障团队稳定,助力部门间协同。

 

(4)预留充足空间。证监会规定,股权激励预留权益最高为20%,且有12个月的限制。因为战略的变化和人员的流动,股权激励往往不能一次性全部覆盖,需要为后期授予新员工或追加给老员工预留充足的股份。药明康德按证监会规定的最高要求预留了20%的股份,为其在快速发展背景下吸引各层级人才,进行相应激励保留了足够的空间。

 

02、泰格医药的内部激励

 

泰格医药在面对企业内部人才队伍建设时,三套股权激励方案在设计上具有以下特点:

 

(1)激励方案有效期较短,但连续性强。从理论上来说,股权激励方案的有效期一般为5年甚至更长。而泰格医药的股权激励计划有效期在4年左右,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方案的长期激励作用。但是泰格医药在第一次股权激励计划的最后一个有效期内又开展了员工持股计划,虽然不属于股权激励,但也是长期激励方式的一种选择。在员工持股计划实施后期紧接着发布第二次股权激励计划,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次年又发布了第三次计划。总体来看,泰格医药的激励方案实现了无缝衔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激励计划有效期短、激励作用偏短期的缺点。

 

(2)激励对象由中级管理人员向核心技术(业务)人员过渡。泰格医药三次股权激励计划都不涉及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因此相关人员不太可能存在盈余管理和择机主义行为。第一次股权激励的参与对象主要为中级管理人员,其后两次的激励对象逐渐转变为核心技术(业务)人员,说明泰格医药充分认识到技术人才在公司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激励人数从第一次到第三次实现了大幅度提升,充分体现了激励对象多、激励范围广的特点。

 

(3)激励方案具有修正性和完善性。首先,泰格医药在发布第一次股权激励计划后,考虑到部分非大陆员工因个人身份等原因无法参与到股权激励中来,公司针对这种情况很快追加了股票增值权计划。这一举动不仅可以将员工利益与公司利益结合。

 

四、医药梦想变革探索中的不足

 

尽管目前我国国产创新药药获批数量逐年上升,但大多企业研发药物仍以热门靶点为主,我国创新药行业仍面临着原始创新不足、热门靶点竞争集中等问题。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下发《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对进行me too、me better类药物研发的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21年12月22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在北京大学全球健康发展论坛2021上表示:“一系列鼓励药品创新的体制机制变革,提高了药品和医疗器械审批的效率,激发了生物医药创新和投资的积极性。香港证券市场和内地科创板对未盈利企业的开放,使诸多这类生物医药公司的上市成为可能,为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增添了强大动力。”加之全球产业转移、大量海外订单的进入以及内资规模药企转型,中国CXO全产业链仍将长期处于高度景气阶段。这对于行业内已有的龙头企业以及正准备进入的企业而言,都是绝佳的发展机会。能否抓住机遇,保持对变革的探索,是未来CXO企业发展壮大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