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略观点

 

原创文章

新闻资讯

正略书院

正略管理评论

正略咨询

Copyright © 1992-2021  正略钧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抗肿瘤药红海中的细分赛道选择策略浅析——以君实生物为例

浏览量
【摘要】:
随着分子生物学、基因测序、蛋白质工程等技术领域的进步和突破,国内抗肿瘤药物近年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而相关的政策、资本、研发等资源的全方位支持也助长了这一趋势。当前,国内无论是大型药企,还是新兴药企,纷纷涌入肿瘤药这一赛道,涌现出一批如特瑞普利单抗、泽布替尼等优秀的药物,初步达到了与国外知名药企如辉瑞、勃林格同台竞争的地步。“谈癌色变”的时代或许即将结束。

抗肿瘤药红海中的细分赛道选择策略浅析——以君实生物为例

 

前言

 

随着分子生物学、基因测序、蛋白质工程等技术领域的进步和突破,国内抗肿瘤药物近年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而相关的政策、资本、研发等资源的全方位支持也助长了这一趋势。当前,国内无论是大型药企,还是新兴药企,纷纷涌入肿瘤药这一赛道,涌现出一批如特瑞普利单抗、泽布替尼等优秀的药物,初步达到了与国外知名药企如辉瑞、勃林格同台竞争的地步。“谈癌色变”的时代或许即将结束。

 

在抗肿瘤药红海的当下,传统强企运用自身优势巩固地位,同时新玩家也在不断入场。国内医药行业政策环境瞬息万变,资本疯狂涌入,新入局的抗肿瘤药企业到底应该如何脱颖而出。本文将从抗肿瘤药的市场背景出发,以该赛道新锐——君实生物为例,从细分赛道选择的角度进行浅析,为国内新兴肿瘤药企业的发展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国内肿瘤药市场背景分析

 

自2015年医药行业新政以来,我国创新药领域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而其中抗肿瘤药物市场主要体现出以下特征:

 

01、国内抗肿瘤药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

 

2016至2020年5年间,中国每年获批的创新药数量增长了6倍,从7个增加至与发达国家和地区水平接近的45个。其中,抗肿瘤药物的占比呈现大幅增加,2020年达42%,为创新产出最为活跃的疾病领域。创新在研管线同样成长迅速,创新储备积累与全球领先水平的数量差距逐步缩小。2017年至今,中国的创新临床在研管线数量增长了3倍,抗肿瘤药物的研发在其中起到了重要驱动作用,不仅在绝对数量上以49%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加,在所有治疗领域中的相对占比也逐年攀升至当前的56%。另一方面,中美创新临床在研抗肿瘤药物的数量也逐步接近,2017年中国在研抗肿瘤药物仅为美国相应管线数量的0.18,目前这一比例为0.62,国内抗肿瘤领域逐渐步入了一流行列。

 

 

02、国内抗肿瘤药领域呈现出明显的扎堆情况

 

全球肿瘤领域临床在研的药物作用机制中,有5%的作用机制为国内创新药企独有,另有约5%为国内创新药企处于全球研发进展的领先状态。一方面,这意味着中国在创新药数量及在研管线数量等方面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创新实力有效彰显;但另一方面,85%的在研创新药中国企业尚未涉足,结合中美在研创新药数量差距不断缩短的情况来看,国内创新药出现了明显的扎堆现象。以单抗为例,有80多个在研管线聚焦于前6大作用机制,占比超过所有在研管线的60%,热门靶点呈现出过热的趋势。

 

 

03、国内抗肿瘤药发展逐渐凸显中国特色

 

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布的《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引起了广泛关注。药企、临床医生等相关方也正逐步将这一理念贯彻到临床开发中,涌现出一批如从本土鼻咽癌适应症需求出发的特瑞普利单抗、立足中国采取全球化开发策略的泽布替尼等优秀药物。在快速跟进为主的创新中,我国领先的生物医药企业已逐步建立早期研发和转化、整体研发策略和高效临床执行三大核心能力。从小分子、单抗、到抗体偶联药物,以氟唑帕利、信迪利单抗、维迪西妥单抗为典型代表的本土抗肿瘤创新药物,以独特的结构设计和分子机制为起始、兼顾上市速度和临床需求的研发策略为指引、专业化平台化的临床开发执行为抓手,既满足中国患者对可及、高质量肿瘤治疗药物的需求,也帮助中国创新企业走向国际舞台。

 

04、国内创新药生态体系基本健全

 

医药创新离不开资本支持、产研协同,丰富的生态体系以及健全的合作模式,有助于最大化全价值链能力与贡献。近年来,在国家药品监管制度改革、多方资本的助推下,国内的创新药,尤其是肿瘤领域创新药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势头,2020年肿瘤领域在中国整体创新药投融资的金额占比84%。在各方的共同推动下,我国抗肿瘤药市场机制逐步完善,形成了药企、政府、风投、医院、研究机构等多方协同的良好生态,为我国抗肿瘤药物的持续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总体而言,在技术、政策、资本等多方的大力推动下,我国抗肿瘤药物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已初现端倪,单论技术实力已基本能够与国际知名药企分庭抗礼。但是,观察国内抗肿瘤药的数量、结构等,可以发现国内抗肿瘤药行业还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体现出一系列市场不成熟的特征,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扎堆的创新管线布局,为新入局的生物医药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新兴的生物医药企业应该如何选择发力点,如何选择细分赛道,如何实现商业致胜,都将关系到企业的存亡。下面将以君实生物为例,简要剖析抗肿瘤药企业脱颖而出的关键选择策略,为新兴的抗肿瘤药企业发展提供参考借鉴。

 

二、君实生物基本情况分析

 

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创新驱动型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首创(First-in-class)或同类最优(Best-in-class)的药物的发现和开发,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临床研发及商业化。君实生物于2015年完成股改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凭借卓越的创新药物发现能力、先进的生物技术研发、全产业链大规模生产技术及快速扩大极具市场潜力的在研药品组合,君实生物在肿瘤免疫疗法、自身免疫性疾病及代谢疾病治疗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君实生物的发展历程如图所示,2018年君实生物首款抗肿瘤药物特瑞普利单抗上市(国内第一款PD-1药物),2019年君实生物扭亏为盈,营业收入7.75亿元。

 

 

君实生物的具备完整的从创新药物的发现和开发、在全球范围内的临床研究、大规模生产到商业化的全产业链能力,目前已上市的核心产品包括特瑞普利单抗(PD-1)、埃特司韦单抗(CoV-2)等。目前君实生物已逐渐形成涵盖肿瘤、代谢、免疫、神经、抗感染等多种疾病领域的研发管线,预计至2022年可再新增1款产品上市销售。

 

 

君实生物当前上市的两款药物中,其中埃特司韦单抗是新冠中和抗体,和巴尼韦单抗联用治疗新冠,因此本文重点针对抗肿瘤药物特瑞普利单抗开展研究。

 

特瑞普利单抗所针对的PD-1受体(程序性死亡受体1),也称为CD279(分化簇279),是一种重要的免疫抑制分子,通过向下调节免疫系统对人体细胞的反应,以及通过抑制T细胞炎症活动来调节免疫系统并促进自身耐受,在参与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网络的形成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PD-1的抗肿瘤机制在于激活免疫细胞,增强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的杀伤性,故选择PD-1作为靶点的单抗药物,具有较强的普适性,因此针对该靶点的药物的适应症选择具有多种可能。君实生物在2018年推进PD-1上市时,选择了黑色素瘤作为适应症(NMPA批准),在2021年选择鼻咽癌和尿路上皮癌作为扩展适应症提交审批,其他适应症正在推进临床试验当中。

 

 

所谓“得大适应症者得天下”,大适应症带来的是巨大的市场空间,在大癌种领域提前建立起市场地位,对于塑造企业竞争力有巨大的帮助。而君实生物在特瑞普利单抗上市时,选择了黑色素瘤这一小癌种作为第一款适应症,其后选择了鼻咽癌、尿路上皮癌作为适应症,相对肺癌、肝癌等大癌种,其市场空间相对较小。君实生物这样选择的原因是什么?其选择策略是怎样的?接下来本文将从君实生物的视角来看一看。

 

三、君实生物视角的选择策略分析

 

PD-1自1999年被证实为免疫应答的负调节因子、对抗击癌症有重大作用之后,当即成为了生物医药届宠儿,多家国外知名研究机构、生物医药公司纷纷开始进军这一领域,2014年即有全球第一批PD-1单抗(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和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问世,自此PD-1(及PD-L1,PD-1的受体,两者作用机制相似)单抗药物开始快速增长,2020年全球收入达到32.5亿美元。

 

 

全球PD-1单抗领域主要产品收入如下图所示,可以发现在2015年君实生物切入该领域时,乃至在2018年特瑞普利单抗上市前,PD-1/PD-L1领域竞争十分激烈,全球PD-1单抗收入以每年60%的增速增加。全球知名药企纷纷均入局该领域,国外企业如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等正推进国内临床试验(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等适应症),国内知名企业如恒瑞医药正在推动霍奇金淋巴瘤、肝癌等适应症的临床试验。PD-1领域一时炙手可热,各知名药企加快推进自身PD-1单抗管线进程,力争拔得国内PD-1单抗头筹。

 

 

君实生物自2015年开始推动特瑞普利单抗IND注册。在这个时间点,面对国内外的强力竞争者,作为初创企业,虽然国内政策、资本等给予了较大支持,但初创期的君实生物,其技术实力、抗风险能力明显不如默沙东、恒瑞医药等知名药企;若产品上市失败、或是被大药企挤垮,自身的发展就会走到尽头,可谓“不成功、便成仁”。在这样一个时间点,选择恰当的适应症,快速推动市场占领,是君实生物破局的关键。

 

如前文所述,PD-1单抗作为较具普适性的抗癌药,其适应症选择相对宽泛。结合各种适应症的发病率,以及各大药企的选择,可以发现主要有两种选择策略:

 

一是选择肺癌、胃癌、结直肠癌、肝癌等大适应症。大适应症的发病人数较多,市场规模庞大,“得大适应症者”不仅将获得可观的市场收益,也能获得较高的竞争壁垒。默沙东、恒瑞医药等知名药企,凭借自身强大的技术实力和商业化能力,瞄准大适应症,快速推动临床试验和上市准备,从而在大市场中抢占了较高的份额。但该策略对技术实力、商业化基础的要求较高,面对知名药企的竞争和挤压,初创企业面临着很高的失败风险。

 

二是选择小适应症开展差异化竞争。小适应症由于发病率较低,存在着临床试验较难、市场空间有限等问题,但优势是竞争烈度较低,为初创型企业提供了较好的生存空间。如信达药业等企业,纷纷选择小适应症作为切入点,通过快速临床及上市,有效避免与大企业的竞争,实现资本的快速回笼,进而推动适应症的扩展和产品管线的丰富,实现该领域的“冷启动”。

 

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君实生物选择了黑色素瘤这一小适应症作为首发,通过有效整合内外部资源实现快速切入,成为了国内第一款PD-1单抗药物,抢占了该领域的制高点,从而在2019年实现75亿应收,获得了“第一桶金”,获得了继续在场竞争的机会。

 

在获得资本回笼之后,君实生物的选择相对具有一定的容错率,但仍具有不小的风险。在特瑞普利单抗选择黑色素瘤获批上市后,君实生物选择围绕PD-1单抗继续扩大优势,选择了鼻咽癌、尿路上皮癌两个小癌种、国内外双线推进的商业策略,力争扩大战果。其中鼻咽癌的选择又是另一个“良策”:鼻咽癌在中国有巨大临床需求,中国患病人数占全球一半上以上,南方发病率达全球十倍以上,且早期症状不明显、中晚期生存率低,而临床非常亟需标准治疗。而在美国,鼻咽癌由于发病率较低,该领域的抗癌药尚属于空白,鲜少有大企业进入该领域。同时,由于国内药企普遍采用快速跟进策略,瞄准鼻咽癌的抗肿瘤药物基本处于“无人问津”的情况。君实生物选择鼻咽癌这一适应症作为PD-1单抗的扩展适应症,再次命中了“红海”中的“蓝海”,获得了FDA特破性疗法的认定,其二线化疗末线的鼻咽癌是全球首个鼻咽癌领域的免疫抑制剂,君实生物借此在PD-1单抗领域真正扎稳了脚跟。

 

通过三个小适应症领域的切入,君实生物实现了技术实力和经营业绩的双线增长,已初步具备了和大型药企同台竞争的实力。自此,君实生物进一步推动PD-1单抗适应症的扩展,开始在大适应症(肝细胞癌、小细胞肺癌等)领域积极布局,以期获得更好的发展。

 

四、总结与启示

 

君实生物的发展历程,是我国新兴药企在国内外知名药企的夹缝中差异化求生的真实写照。从君实生物的案例可以发现,生物医药企业的抗肿瘤药物上市,一般面临着三个重要选择,同时也伴随着各种商业策略的抉择:

 

一是靶点选择。一般来说,对于癌症,选择靶点即是选择适应症。目前热门靶点很多,如针对乳腺癌的HER2、针对肿瘤血管的VEGF/VEGFR、针对表皮生长因子的EGFR、针对白细胞分化抗原的CD19等。这一阶段的选择,对于大型药企来讲是战略分析的结果,而对于初创型企业更多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宗旨的体现,相对来说更多是企业战略的贯彻。

 

二是适应症选择。针对于PD-1、EGFR等抗肿瘤相对通用的靶点或机制,其适应症选择尤为重要,这也是君实生物成功的关键,核心是在适应症所对应的市场空间和自身抗风险能力之间的平衡。一般来说,有两种选择策略:选择大适应症进行攻关,能够获得较大的市场份额和较为客观的投资回报,但竞争压力较大,适用于具有较强技术竞争力和商业化能力的成熟药企,能够快速攻克大份额市场,从而建立起竞争优势;选择小适应症进行攻关,市场空间可能不大,但竞争压力相对较小,尤其是部分尚无针对性药物的领域,能够为企业带来风险较低的资本回报,适用于技术竞争力相对处于劣势的初创型企业,或风险厌恶型企业,能够一定程度上回避竞争,实现快速资本回转,从而获得继续参与的机会。选择何种适应症,需要企业根据自身能力情况,以及目标市场竞争态势决定。

 

三是市场策略选择。纵观各生物医药企业,可以发现在市场选择策略方面有所不同:国内以快速跟进为策略的药企,普遍选择“复制”国外成熟抗肿瘤药、以国内市场为核心,从而获得较好的商业收益;而以“FirstinClass”为宗旨的企业,以君实生物为代表,更多是选择以国际化的视角,在后续适应症选择、商业开拓等方面推动国内国外双线并进,从而获得更大的收益。抗肿瘤药的市场策略决定了产品收益的天花板高低,该策略的选择也需要企业根据自身战略和目标市场情况决定,找到贴合自身情况的发展道路。

 

抗肿瘤药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随着技术的进步和靶点机制的不断发现,已有并将有越来越多的生物医药企业加入。我国生物医药企业由于普遍采用快速跟进策略,在国外研究成熟的靶点的基础上进行快速跟进,同时目前尚缺少有效的政策引导和市场规范机制,我国抗肿瘤药物市场的竞争态势远高于国外。在这种背景下,抗肿瘤药的生物医药企业、尤其是新入局的企业,需要根据自身实力和外部情况,清楚的做出商业策略判断,选择适合自身发展的赛道,从而实现健康稳健的发展。